戏剧

灵异故事诡异的高领毛衣

2019-11-09 13:58: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灵异故事诡异的高领毛衣

今天收到淡黄色的高领毛衣,老实说,长到二十八岁,这是第一次有人寄东西给我,接到包裹的时候我都有些不敢肯定。

不过那上面的字迹我认得,尽管事隔两年多了,但阿美歪歪斜斜有些慵懒的字却丝毫未变。

想到阿美,我的心里仍会有隐隐的痛楚,她走的那会曾经恶狠狠地对我说:“我恨你一辈子!”

那天,阿美的眼睛里有那么多的凶光让我胆战心惊又手足无措。

我也想让她原谅我,可是,我知道她生气的不但仅是我去找鸡,而是那个鸡偏偏看起来又那末天真无邪,气质如兰。

我想对阿美说:我只是一时失策,这样的事以后绝对不会让她见到,但幸亏我没这样说,不然她可能会气得当场毙命。

阿美眼里是从不肯揉进沙子的,哪怕那粒沙子并没有让我的眼睛红肿流泪。

阿美是一个看似大大咧咧,实际上却追求唯美的女人,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常像过了今天没明天的人一样疯狂。

她喜欢听我讲成长经历,谁让我是孤儿呢,生活环境自然与常人不同,我做过扒手,当过乞丐,扮过瞎装过哑假冒过残疾,凡是我能想到的,都毫无例外地逐一尝试过了。

直到我长到不知是八岁还是九岁的时候,终于有一天我偷偷溜上了火车,跑到了一个我从未到过的地方,下车去转的时候我惊住了。

这个地方怎样有红红的砖墙,还有毛主席的像在城楼上挂着,那天我用手抹着鼻涕,站在一个大广场上看着旗杆上的国旗发呆,举目四望后却又很想哭,周围的人都穿得花花绿绿,只有我破衣烂衫,我的鼻子竟然有些酸酸的了。

一个穿着一身清朝服装的小东西还远远地指着我对他的妈妈说:“那个小哥哥没有洗脸。”

他的妈妈说:“小哥哥一会就去洗了,他是玩累了。”

玩累了?我TMD什么时候玩了,听到这话我真想冲上前去和她理论几句,可看着自己又瘦又小还没长结实的身体,算了,实时务吧。

旁边又有一个大眼睛的女孩看我,边看我还边往嘴里塞着甚么,那股香气晃晃悠悠地到我鼻子下面的时候,我的肚子不争气地此起彼伏起来,我用手按住肚子,怎样叫的这么不是时候,恰恰在那个小丫头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时作怪。

我蹲下来看着地,那个小丫头的眼神好纯洁,我那时候很小,却也知道了害臊,我不想让她见到我裤子上的窟窿,鞋子还露出了脚趾角,有一小会儿,我想她该走了吧,等我抬起头时,这个鬼丫头居然还在盯着我,见我抬头看她,就把手冲我伸了出来,还天真地冲我笑着,她的手里有一块糖。

我站起身,一步一挪到她的身边,有些扭扭捏捏,这么说吧,我好歹也在道上混了这么久,没想到面对一个牙还没长齐的小丫头竟然会酡颜,这让我惊奇不已。

我真是饿了,一块糖就当充一下饥好了,这附近我刚刚视察了一下,没有适合我坐下来乞讨的位置。

剥开糖纸时我看着那个女孩,对她感激地笑了一下,这是发自内心的,从我记事到现在,还没有人主动给我吃过甚么呢。

嘴里有一点怪怪的味道,我在口腔里把这个东西又细细咂摸了一回,那个小女孩已经乐得有些载歌载舞起来,把嘴里的东西吐到糖纸上看时,是她刚刚吃过的烤红薯的皮,我不禁怒从中来,一个箭步冲上去就把糖纸里包的东西煳到了她露着两个犬牙的小脸上。

她就是阿美,这是我和阿美最喜欢的一个小段子,那时候她可能只有5六岁吧,却这么会玩弄人,让人又爱又恨。

那天之后,阿美的爸爸也就是林叔叔,把我也带回了家,他说我有脾气,有性格,有胆量还有一堆什么之乎者也之类的话,总之吧,他决定收养我了。

我真应当感谢林叔叔把我养了这么大,他还让我去上学,而且顿顿饭都和他们吃的一样,把我当做亲生儿子一般,而我日常要做的除了接送阿美就是学习。

那时候,除了做份内的事之内,我总是好奇为什么这么一个两居室里竟然没有一个女主人,哪怕是照片。

据林叔叔说阿美的妈妈是得了一种怪病,突然发作1夜不到就去见上帝了!                 其实阿美有没有妈妈和她妈妈的死活和我是没有一点关系的。

我要说的重点是:林叔叔也得了一种怪病,他临走的时候拉住我的手,一定要把阿美托付给我,还说把他的遗产也给我,条件是要我和阿美结婚,他说他最不放心的就是阿美,要我一定好好照顾她。

可是他除了这房子其实也没什么了,我看着阿美,其实我也不算太吃亏,这些年阿美对我日渐依恋,这也应该算是青梅竹马了吧,再说林叔叔把我养这么大,他说什么我都会依的。

这一生,我只感激他这么一个人,让我把他供起来都成。

再说,我打量着阿美,虽然眼睛红红肿肿的,像极了兔宝宝,可是皮肤白皙得光洁透明,一双小手也柔若无骨地躺在我的手里,她蹲在林叔叔的床前,哭得声音都嘶哑了,头发也乱乱的没个型了,我把她揽过来,对着林叔叔的眼睛用力地点一下头,以表明我的诚意。

林叔叔含笑把我和阿美的手紧紧的握在他两个宽大的手掌中间,笑容凝固在他的脸上。

天黑了,阿美终究安静下来,倚在我怀里脸上还带着泪就睡着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和阿美互相关心互相帮助相互扶持相互爱惜,只要空闲的时候就躺在床上,什么都干又甚么都不干,我总觉得我们那段日子很腐化堕落,每天在一起总觉得过了今天没明天一样。

小时候的我活着是要吃饱饭,等有了林叔叔以后我知道我是要学习,现在呢,我已工作了并且有了一个妻子,我却不知道我活着是为了什么?

我本来不是什么朝三暮四朝秦暮楚喜新厌旧贪恋美色之人,况且阿美也是一个百里挑一能文能武聪明伶俐鬼灵精怪的女子,但那天真是鬼使神差,我被几个同事拉到鬼街转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女孩。

我不是在给自己找理由,也没有这个必要,我总觉得有些事情的产生完全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

当小菱在街边穿着1袭长裙幽幽地望着我时,她的表情是那么楚楚动人,她的紫色长裙是那么高贵得体,连她的一头长发也乖巧地伏在肩上,再配上她那副温婉的笑容,使她的表情生动得在我眼前不停地跳动。

于是,我和我的同事都拉着心爱的姑娘找了个地方去做该做的事了。

我和小菱那夜聊得兴趣极浓,我的手也肆无忌惮地游走着,这时阿美的一双眼睛竟然透过窗子阴郁地看着我,她的眼神哀哀的,脸色白惨惨的,当时我的手就僵在小菱火热的肌肤上。

小菱顺着我的眼睛瞟过去,她笑了:“你怎样了?对着窗子发呆?”

窗子?我看着小菱,有没有搞错,是我的阿美在窗外,我推着小菱:“你没看到窗外有人?”

“你没事吧?这是五层。”小菱笑着瞪了我一眼,又不无担心地把手放在我的额上。

我用力推开她的手,跳下床穿好衣服,和同事们连招呼也没打就飞奔着回了家。

阿美的脸色一如我刚刚所见的色彩,惨白且没有血色。

她的声音如鬼魅般飘忽着:“那个女孩不错,很漂亮。”

她的嘴唇上下开合着,使我确信我刚刚的确见到了她。

“我,我,我~~~~~~~~~”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尽管男人都会犯类似的错误,可我不能讲得这样直白。

“原来鸡也有这么有气质的,看来你的眼光还不错,我爸爸还真没托错人。”阿美冷笑着看着我,“你当初怎样没饿死在大街上。”

女人是不是发脾气时都这样,你越讨厌什么她还就偏提甚么,我本来是打定主意回来对她讲我一定洗新革面重新做人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请她大人大量给我一个浪子回头的机会,错误人人都会犯但我一定不会再让她抓到。

可是她的脸色已变得乌青,浑身也抖得利害,我上前扶住她,她却用力把我推开,我一下子失去重心跌坐在地上,头还碰到了沙发角,一阵晕眩的感觉袭来,我用手轻揉着太阳穴,用眼睛的余光看着一脸怒意的阿美。

阿美呆呆地看了我半晌,转身拿着自己的箱子,摔上门之前丢下来一句话“我恨你一辈子。”

我起身想去拉住她时,她已消失在楼道里了,我追出去时,可,哪里还有她的影子呢。

我愧对林叔叔的托付,那天晚上我都没敢合眼,阿美应该会回来的,在这里她并没有甚么好朋友,唯一亲近的人就是我了,不是吗?

一天、2天、三天……到现在已经两年过去了,阿美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我再见小菱的时候总会想起阿美,想起她失望的眼神,想起她离去时的背影。

后来,小菱真的爱上了我,并发誓要照顾我一生,但是我永远也不会娶她。

我告知她我原来只是一个孤儿,是林叔叔把我养大,又把自己唯一的女儿嫁给我,我没心没肺猪狗不如以怨报德居然把阿美逼走了,每当我这样捶胸顿足后悔不迭时,小菱总是趴在我的背上,轻轻拍着我让我不要自责,有些事情过去了就算了。

怎么可能算了呢,阿美是个不会照顾自己的人,当初都是我在保护她,这么久她没了音讯,我怎样能不担心。

想到阿美时我就更疯狂地和小菱做爱,和小菱做爱又让我更加担心阿美,我似乎掉进了一个怪圈,且难以自拔。

小菱怀了我的孩子,她1脸灿烂地拉着我:“等阿美回来让她做小BABY的干妈。”

我看着小菱,这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小女人,1脸的幸福无处排遣,可我的阿美呢?

小菱还有两天就要生了,这几天我都神经紧张得连工作也没有心情了,我要做爸爸了,这种感觉真是怪异,而不是惯常听人们说的欣喜。

回到家时,小菱留给我一张字条:“有阿美的消息,我去‘10里扬帆’酒吧,一会就回来。”

我等了足有一个小时,又拿起电话拔小菱的手机,在我拔了N次都不通我正想大骂的时候,手机里竟然传出了说话的声音:“我的孩子~~~~~~~~~~~”声音像极了小菱,但是很凄厉刺耳,我来不及再细想什么,拔腿就往外跑,在天天都行走的楼梯上居然重心不稳地摔了一跤,我看到鼻子里有血流了出来,顾不上这么多了,打个车就直奔酒吧。

酒吧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好多人,我挤进去的时候,小菱已停止了呼吸,胎儿也已死在腹中了。

这么多年来,我这个大男人第一次哭得这么痛快!

几天以来,我都在做着噩梦,梦到林叔叔,梦到阿美,梦到小菱,还梦到那个孩子拿着刀子指着我叫我是杀人凶手。

我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里,甚么都不做,想到小菱时就觉得自己这一生害了两个好女人。

邮差把包裹送来的时候,我正拿着一个瓶子往嘴里灌着酒精。

阿美居然给我织了一件毛衣,我捧着这件毛衣,这是否是说阿美已谅解我了?

看着镜中的我形如枯槁,胡子拉茬,眼神散乱的样子,哪里还有一点人的样子。

毛衣是淡黄色的,还是高领的,我看着夏天的晚霞,有些暖意了,我把这件毛衣套在身上,一点也不觉得热。

这时林叔叔站在窗子上,他仿佛想用手抓住我,又似乎想对我说些什么,到最后我终究明白了,他说:“不要再害阿美了,那个孩子认死理的。”

到底是谁害了谁呢,我看着林叔叔,小菱莫名其妙地就死了。

林叔叔指着我,“小菱死是你害的,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刚刚还一脸笑容的林叔叔,突然就表情大变。

我身上的毛衣越来越紧,高高的领子突然直接卡住了我的咽喉,我看着林叔叔,他的手里拿着一块糖,“你来吃吧。”

外边,门响了:“我是阿美,开门呀!”

我对着林叔叔最后笑了一下,倒在了地上!

印度神油。市场价格。

神油网站

在印度怎么买印度神油

cheapviagra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