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专访

不愿当跪舔真丝睡袍的奴隶我要离婚妻跪着求我原谅

2019-11-10 00:09: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愿当跪舔真丝睡袍的奴隶我要离婚妻跪着求我原谅

我与妻子是大学校友。我妻子长得很漂亮,当时我追了她两年才追到手 。

刚毕业我们就结婚了。对当时的我来说,娶了她,大有独占花魁的满足与得意。

结婚后不久,我才发现,对我这样的人来说,如此的太太其实是一件奢侈品。她霸道、跋扈、任性。历来不下厨房、不做家务、不肯让人。我承包了家里所有的家务。

在家里她的作风就像电影里穿着真丝睡袍,端坐着喝咖啡的贵夫人,而我是她脚下跪舔的奴隶。

妻子过年过节和我一起回我父母家,也从来不下厨帮过忙,都是我母亲一个人在劳碌。吃完饭后,也是照例把碗一放,就去看电视了。我母亲为此虽有点不高兴,但从来不说过甚么。

有一次我小妹过来我所在的城市办事,在我家住了几天。妻子由于一点琐事和我吵了几来,几句不和,她就当着小妹的面,打了我一记耳光。

这一记耳光打掉了我所有的忍受和尊严,我的心冷掉了。

为此我们开始冷战。半年多都不怎么说话。事情真到我遇到玲才改变。

玲她是同我一起长大的邻居。她因丈夫早逝守寡了,孩子都没有。玲给了我家的温暖,和做为男人的尊严。

玲每天下班了就给我做各种好吃的饭菜,给我泡好茶。到了节假日,玲还悄悄买了礼物,让我带回家给我父母,以我的名义。这在之前,我从来没有享受过的,让我很感动。

玲虽然长得普通,但同她比起来,我美丽的妻子仿佛生冷得毫无生命气味,而我想要真实的生活。

我和妻子提出离婚。她一开始高傲地昂着头,说随意我。但却在我准备和她去民政局办手续时,她却一反常态,哭着道歉,说知道这些年对我和我的家人不好,希望能有机会改过。

但我已对这段婚姻失去了信心。而妻子见我没有动摇,竟然就跪了下来,求我谅解。那一刻,我的心也是痛的,毕竟多年的夫妻。但我去意已决,我在妻子眼前没有做男人的尊严,我愿意净身出户,来寻求一个能给到自已温暖安心的婚姻。

(图文无关,为保护隐私,文中人物皆为化名,请勿对号入座)

够远算西地那非

威尔刚和伟哥的区别

西地那非片的作用

西地那非副作用治疗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